梦起中文网 书籍介绍 章节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收藏本书 繁體中文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 font1 font2 font3

彩芬儿 (正文)

    题记:勤劳善良的农妇彩芬儿,爱管闲事儿,曾招人不满。她用真诚和善良改变了身边的人,从人们的不理解到对她的敬佩。从普通农妇彩芬儿的身上,展示了闭塞农村里人和事的现实。

    彩芬儿(原创小小说)

    韩玉珠

    在大山深处的黄峪村,有个公认的贤妻良母叫彩芬儿,她今年47岁,身板杠杠滴,山上地里的农活样样精通。她的能干,她的善良,在村里是众人皆知。如今在茶余饭后,闲谈之间,只要提起彩芬儿,没人不夸奖她的。

    二婶说:“彩芬儿可是个好媳妇呢,她婆婆死的早,对待光棍的公公可有耐心了,可孝顺了。她的公公的脾气不好,可从来没见彩芬儿和老人拌过嘴。不管农活咋忙,也先把老人伺候好。每次做饭都是问老人爱吃啥。这个倔老头子真是好命儿摊上个这么孝顺的儿媳妇。”

    二婶言谈之间,心里羡慕着彩芬儿的公公,也掺杂着几分嫉妒。

    三叔说:“我要是能有个彩芬儿这样的儿媳妇该多好啊!……”

    都知道,三叔的儿媳妇阿贝忒矫情,就知道把自己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家里地里的活是从来不伸手去干的,还整天的怨天尤人说自己嫁给了穷光蛋。对此,丈夫和她是三天一大架、两天一小架的,可是委屈了家里的老人了,只要小两口子一生气,就谁也不管做饭了,这样,家里做饭、地里农活都是家里老人的了。老人心里委屈只好偷偷的掉泪。

    彩芬儿善良,看不下去,就去劝说阿贝:“生气归生气,可该干的咱还得干,你不去地里干活家里总该做饭的,让他们爷俩吃饱肚子才能干活儿呀。咱对老人好,让他身板儿多硬朗几年是咱的福分。咱也有老的时候不是。”

    阿贝管彩芬儿叫嫂子,彩芬儿觉得自己应该说她。可阿贝不愿意听彩芬儿的唠叨,鉴于平时彩芬儿给她干过好多活儿的情面上,不对彩芬儿说难听的,只是说:“管好你自己得了。你那么心好,对谁都好,没少给别人干活吧?你自家活更不用说了,整天的干,干!可看你自己,咋就这么没好命呢?所以,好心没好报。”

    阿贝的话刺痛着彩芬儿的心。但彩芬儿不爱生气,只是说句“你自己好好琢磨琢磨吧”离开。

    彩芬儿脾气柔和,天生善良勤劳。从不爱生气、从不服输的心态成就了她个好身板儿。可阿贝说的话对吗?彩芬儿的命苦吗?

    彩芬出生在燕山深处的一座叫太子山的山脚下,一个很闭塞的小山村里,从小受到勤劳善良父母的熏染,她啥样的苦活累活都能干,山上拾柴,下地干活,在她14岁时就已经是个种庄稼的能手了。在农村,这样的好姑娘谁不喜欢?

    彩芬17岁初中毕业了,就有上门提亲的。因为彩芬儿是家里最能干的人,弟弟还小,父母的岁数又大了,父母舍不得让彩芬儿早嫁,而彩芬儿自己,也是天天唱着当时最流行的样板戏《红灯记》里的李铁梅的唱词:“年龄17不算小,应该为爹爹操点心。好比说,爹爹挑担有千斤重,我也该挑上八百斤!……”也许是样板戏词的教育,更重要的是彩芬儿本性就善良孝顺,反正对婚事是一拖再拖的,也不管是个“背篼子的”(在外上班)挣钱的,还是在家种地家境较好的,她都一概谢绝。彩芬儿21岁了,父母也主张要她出嫁了,母亲说:“在咱们这样的农村,姑娘家过了20了就得出嫁了,要不就找不着好主儿了,条件好的小伙子谁不是早点结婚呀。你也不能总顾着这个家而耽误了你的终身大事啊。”

    彩芬知道父母的心,可是她还是坚决的说:“等弟弟毕业了吧。”两年后,弟弟终于高中毕业了,可是从小就娇生惯养的弟弟,不会干农活,父母岁数又大了,彩芬心疼弟弟和父母,就又说:“等弟弟娶上媳妇了吧。”就这样,在父母一遍又一遍的催促中,又过来了五年,弟弟终于娶上了媳妇。彩芬儿也26岁了,是个大龄女了,只好委屈的嫁给了黄峪村家境困难的高善达。

    欣慰的是,高善达家里虽然困难,可人品尚好。彩芬的婆婆,也就是丈夫的妈,老早的就没了,丈夫和父亲苦巴苦业的相依为命过日子,不用说,日子过得很是清贫。但彩芬看中了丈夫那种实在厚道和善良,便欣然的嫁给了他。

    但是,没有婆婆的婆家,还是有许多让人闹心为难的事。首先,是伺候公公的琐事,做饭洗衣服都好说,就是当公公病了时,需要贴身细致的照顾时,彩芬就觉得有点困难了,丈夫得出去干活,家里事总不能都靠丈夫啊。开始,公公也是百般推辞不让儿媳妇伺候,到是经不起儿媳妇的一再央求:“爸呀,您就拿我当做亲闺女就行了,自己孩子咋使唤不行啊。有啥不好意思的?”经过彩芬的苦口婆心,公公总算释放了心情。习惯了就好了。谁都知道这个爱生病的老头子有个亲闺女(就是彩芬)伺候的细心周到。在这个闺女的精心照顾下,老人的身体越来越好。一家人和和睦睦。

    彩芬心直口快,她也为此招惹过不少的小麻烦,其中有一次是,本村的一个养蜂家里没人时,去了几个孩子钻进院里玩耍,他们要看看蜜蜂是不是睡在风箱里,就蹑手蹑脚的走到蜂箱跟前看究竟,正在这时彩芬路过那家门前,出于好心怕孩子挨蜜蜂蛰了,就大叫道;“你们快走开,去它们跟前干啥。”又怕孩子不听话就吓唬;“还不走,我要叫他家人去了呀,看人家不揍你们。”也许是她后面这句话管用了,几个孩子本能的撒腿就跑,其中有个孩子没跑利落,脚拌载了倒在一个蜂箱子上,这下可惹大麻烦了,箱子里的蜜蜂们发现了“敌情”了,负责保卫的蜜蜂们开始行使自己的牺牲精神,杀气腾腾的飞出来,对来犯者进行疯狂进攻,跑在前面的孩子挨蛰还少些,跑在后面的孩子就惨了,脸上头上的被蜜蜂包围了,连疼在吓的惨叫着。彩芬也吓坏了,她也顾不得自己挨蛰了,一遍招呼大人一遍冲进去,她脱下上衣,抱住了那个跑在最后面的孩子的头,抱起孩子往外跑。自然,她只穿了背心的后背上让追击的蜜蜂敢死队们蛰了十几处。

    待这场战争结束后,背负伤痕累累的彩芬就被这几个孩子的家长们陆续找上门来,讨要说法。有人说话轻一点就是:“你也忒嘴快了,啥闲事都爱管,碍你什么事了,你要是不吓唬他们也不会跑,不跑的话也不会挨蛰了,我家孩子挨蛰了挺邪乎的,药钱和输液的钱就花了一百多,你说咋办?”更有说话严重的:“你咋这没好心呢!碍你屁事了就会瞎号丧!你不瞎喊我家孩子就不会挨蛰,我家为孩子医治的医药费你给!”……彩芬也后悔自己管这闲事了,谁知道会有这样的后果呀,也许是,她认为这钱就该她花,就连有两家没来找她的她也给了人家钱。她家为了给人家“报销”医药费就花了五百多块钱。这是她管闲事中所犯的最严重的一次“错误”

    为此事,从不对彩芬发脾气的高善达也发了火:“你就不知道长记性,多少次了,都是因为你的这张破嘴惹事啊,管好你自己就行了,挨不着自己的事非得管啊?”彩芬委屈的说:“我也是好心,就是怕孩子挨蛰才喊的,谁知……”丈夫说了:“你的好心谁看得见啊,好心没好报。”

    类似这样的事,彩芬真是没记性,也难怪丈夫生气。

    是啊,好心没好报,彩芬就是个受累的命。今天阿贝也这样说。首先说家里吧,用彩芬自己的话说是自己的肚子不争气,她连生两个都是闺女,高善达倒是懂情理,对于女儿百倍真爱呵护。可当爷爷的就不懂这个理了,总是埋怨儿媳妇不争气,不给自己生个孙子。时不时的就生气说老高家的香火要断了。加上老爷子脾气倔,别人劝也听不进去。彩芬有啥法子,只要老人不生病就好,随他叨咕吧。但有这样屡不清说不明的家长里短的交响曲陪伴心里总是有难言的苦和不悦,彩芬只好忍着。她说:“家里的事反正都是鸡毛蒜皮的小事,就算是有满屋子的蒜皮、满嘴的鸡毛,只要你不当回事就没事。”

    是啊,啥叫大事呢?她丈夫高善达在前两年得了病,腰腿疼。她陪着丈夫今天县医院明天市医院的跑。本来家里经济条件就不好,挣钱如接露滴,一滴一滴攒下几个钱。这住院花钱却是如小河流水,哗哗滴!这一次一次的住院,彩芬家里就债台高筑了。可丈夫的病就是治不好。也许是因为老早就没妈的孩子冷寒饥饱受到了不良影响,岁数大了身体就不行了。最后高善达说啥也不住院了,医生也说慢病得慢养。他们只好回家。自此,高善达干不了一点重活。家里没个好劳力,经济困难不说,家里地里的活计也都落在了彩芬身上。受贫又受累的,这就是阿贝所说的没好命。可彩芬从不信命,她说:“只要一家人在一起,和和睦睦,我就满足快乐。困难是暂时的,以后日子一定会好起来。”她有信心,能让自己家的日子变好。彩芬常常这样说:“男人是座山,女人就是树。男人是个屋,女人是个木。屋子塌了还有木,竖起来还是一个顶梁的柱!”

    有个开矿的主儿姓钱,叫钱肥。也许是人家父母给起了这个好名字的缘故,他的矿老挣钱了,手里的钱就像大山里的树叶,哗啦哗啦滴。仗着有钱,家里盖房城里买楼,轿车换了一个又一个。如今,有些个别富人总是看不起他眼里的穷人家。这个钱肥就特别看不起彩芬家,那鄙视的眼神让人觉得特别另类。有一天,那个钱肥开车去外面大酒店会客喝酒回家时,车撞树了,路边的栗树。当时,就起不来了,鲜血直流。可巧,彩芬正在树下拣栗子,她一看这阵势也吓懵了,但瞬间就缓过来了,她知道后果严重,她一边大喊大叫在附近干活的人:“快来人啊,快来人啊!这儿出事了!快救命啊!”一边忙着在衬衫上撕扯下一块布来,紧紧抱住钱肥头上往外冒血的大口子。她从不会使用手机,也根本没有手机,因为他家是穷人家。当被她喊叫过来的人来到跟前时,她却十分果断的说,你们快打120急救电话,时间可耽误不起呀!经过彩芬这么一提醒,忙乱中的人有的给120打电话,有的给钱肥家里打电话,就像演电影,那个镜头好紧张啊!

    120来了,把钱肥拉走了,家人来了,紧张把火的追随120去医院了。听说是拉钱肥的车到了县医院后又立刻转走了,去了北京的大医院。在大医院里经过开颅、接骨、输血等一系列的抢救,钱肥终于脱离了危险。人家大医院的医生还说了,多亏了当时彩芬包扎了伤口,要不,肯定命保不住了。因为,当时的包扎极大的缓解了血流程度,还预防了伤口破伤风使伤口恶化。

    两个多月后钱肥从医院回来了,他拄着拐杖在家人的陪同下来在了彩芬的家里,眼含热泪声音哽咽的说:“彩芬嫂子,是你救了我的命啊!以前,我对你……”彩芬打断钱肥的话说:“大兄弟可别说啥客气话,其实,谁看见都会这样的。都是乡里乡亲的,你不用说感谢的话。”钱家感激涕零,最后拿出五千块钱来,说是当叔叔的给彩芬的女儿交学费。正好彩芬的二丫头考上了大学,她家是借了五千块钱给交的学费。这事,村里人谁都知道。彩芬说啥也没要那五千块钱。钱肥满心愧疚的回去了。

    后来,钱肥说要在彩芬家的栗树底下修一条路,说是拉矿石用,给了彩芬家碾压树根的钱两万。可是,到了也没见有拉矿石的车在那里走过。

    再后来,县里评选最美家庭,说是谁要是被选上了就能有一万元的奖金呢。出人意料的是,彩芬的名字出现在了名单里被选中。有人说,是有人使了钱了,要不,这样的好事还能该着她?但更多的人是这样说的,彩芬就是我们学的的榜样,她在家孝亲爱子,在村里尊老爱幼,谁家的忙她没帮过?她从不计较谁对她好与不好。就是个贤妻良母,最善良朴实的好人。

    “好人终究会有好报。”这是阿贝说的,她还说了,一定要向彩芬嫂子学习,在家孝顺老人,在外善对相邻。

    彩芬,就像一簇星星之火,燎原身边的一片森林。愿天下所有的“彩芬”们都能做这团善良的火种,在希望的田野上燃起熊熊大火,照亮幸福的大道。

    后记:

    在农村,向彩芬这样的人很多。虽然家境困难命不好,可不认命,更不向命运低头。只要自己身体好,心情好,就能把日子过得开心快乐。日久见人心,虽然也有毛病,也有好心办坏事,但只要心地善良,勤劳本分,总会受到大家的好评。
(快捷键:←) 上一页   返回书目(快捷键:Enter)   下一页(快捷键:→)
重要声明:小说“彩芬儿”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小说最新章节请返回梦起中文网首页,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mengqichina.com
Copyright © 2008-2011 梦起中文网 All rights reserved.